当前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生肖图片2018 >

苏东坡黄鲁直佛印三人的逸闻趣事

发布日期:2019-10-20 18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黄鲁直戏东坡曰:“昔右军书为换鹅书,近日韩宗儒性饕餮,每得公一帖,于殿帅姚麟家换羊肉数斤,可名公书为换羊书矣。”公在翰苑,一日宗儒致简相寄,以图报书。来人督索甚急,公笑曰:“传语本官,今日断屠。”(《宋人轶事汇编》)

  (东坡)初赴制举之召到都下,是时同召试者甚多。相国韩魏公语客曰:“二苏在此,而诸人亦敢与之较试,何也?”此语既传,于是不试而去者,十盖八九矣。(《宋人轶事汇编》) 》)

  嘉佑二年,试礼部。方时文磔裂诡异之弊胜,主司欧阳修思有以救之,得轼《刑赏忠厚论》,惊喜,欲擢冠多士,犹疑其客曾巩所为,但置第二,复以《春秋》对议居第一,殿试中乙科,后以书见修,修语梅圣俞曰:“吾当避此人一头地。”闻者始哗而厌,久乃信服。(《宋史?苏轼列传》)

  生十年,父洵游学四方,母程氏亲授以书,闻古今成败,辄能语其要。程氏读东汉《范滂传》,慨然太息,轼请曰:“轼若为滂,母许之否乎?”程氏曰:“汝能为滂,吾顾不能为滂母耶?”(《宋史?苏轼列传》)

  苏轼被贬儋州,他的弟弟苏辙亦被贬雷州,五月十一日,二人相遇于藤,惊喜之余一块儿去路边的小摊吃面条。苏轼高旷豁达,虽处于忧郁的境遇却能随缘自适,转眼之间,已将“粗恶不可食”的面条吃光,苏辙却只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叹气。苏轼开玩笑逗他:“莫非你还想细细品味吗?”

  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,亦日螺师店。予买田其间,因往相田得疾。闻麻桥人庞安常善医而聋,遂往求疗。安常虽聋,而颖悟绝人,以纸画字,书不数字,辄深了人意。余戏之曰:“余以手为口,君以眼为耳,皆一时异人也。”疾愈,与之同游清泉寺。寺在蕲水郭门外二里许。有王逸少洗笔泉,水极甘。下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余作歌云:“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,萧萧暮雨子规啼。谁道人生无再少,君看流水尚能西,休将白发唱黄鸡。”是日剧饮而归。 -----《东坡志林*游沙湖》

  轼尝锁宿禁中,召入对便殿,宣仁后问曰:“卿前年为何官?”曰:“臣为常州团练副使。”曰:“今为何官?”曰:“臣今待罪翰林学士。” 曰:“何以遽至此?” 曰:“遭遇太皇太后、皇帝陛下。” 曰:“非也。”曰:“岂大臣论荐乎?” 曰:“亦非也。”轼惊曰:“臣虽无状,不敢以他途以进。”曰:“此先帝意也。先帝每诵卿文章,必叹曰奇才,奇才!’但未及进用卿耳。”轼不觉哭失声,宣仁后与哲宗亦泣,左右皆感涕。已而命坐赐茶,撤御前金莲烛送归院更多追问追答追答12、东坡在儋耳,邻居有老妪业此(指做撒子,又称环饼。),请诗于公甚勤。公戏云:

  13、苏子由在政府,子瞻为翰苑。有一故人,与子由兄弟有旧者,来于子由求差遣,久而未遂。一日,来见子瞻,且云:“某有望内翰以一言为助。”

  公徐曰:“旧闻有人贫甚,无以为生,乃谋伐冢。遂破一墓,见一人裸而坐,曰:尔不闻汉世杨王孙乎?(注:前汉书载杨王孙临终,令其子裸葬,以示返真。)裸葬以矫世,无物以济汝也。’复凿一冢,用力弥艰。既久,见一王者,曰:我汉文帝也。(注:史记载汉文帝治霸陵,皆以瓦器以毋烦民)遗址中无纳金玉,器皆陶瓦,何以济汝?’复有二冢相连,乃穿其在左者,久之方透,见一人,曰:我伯夷也。瘠羸,面有饥色,饿于首阳之下,无以应汝之求。’其人叹曰:用力之勤无所获,不若更穿西冢,或冀有得也。’瘠羸者谓曰:劝汝别谋于他所。汝视我形骸如此,舍弟叔齐,岂能为人也。’”故人大笑而去。(《墨庄漫录》)

  有二措大相与言志,一云:我平生不足惟饭与睡耳,他日得志,当饱吃饭了便睡,睡了又吃饭.一云:我则异于是,当吃了又吃,何暇复睡耶!吾来庐山,闻马道士嗜睡, 于睡中得妙.然吾观之,终不如彼措大得吃饭三昧也.

  15、宋代朱载上曾于湖北黄冈任学官。当时苏轼谛居黄冈,起初与朱并不相识,后听人诵咏朱诗,苏轼称赞不已,两人便成知己。一日,朱载上去拜访苏轼,已通报姓名,而东坡却迟迟不出。等待很久,东坡才出来,对朱致歉道:“刚才了结当天的功课,失于迎接。”朱载上问苏轼:“先生所谓“日课”为何?”苏轼说:“抄《汉书》。”朱载上说:“以先生天才,开卷一览可终身不忘,何必手抄?”苏轼说:“我自读《汉书》以来,已手抄三遍。第一遍,每一段事抄三字为题,第二遍则抄两字,现只抄一字。”朱看了苏轼所抄的文字,皆不解其义。苏轼说:“你试举题一字。”朱按苏轼所言,每题一字,苏轼便能应声背出数百字,且无一差缺。朱载上叹服道:“先生真是被贬于人间的神仙。”后来朱载上对其子朱新仲说:“东坡尚且如此,才质居于中等之人,岂可不勤奋读书?”16、兄弟作弊

  苏洵带苏轼、苏辙去拜谒张方平,张方平与兄弟二人谈论之后颇为惊赏。第二天出了六个题目,让他们拟作,而自己而自己偷偷在壁壁间窥视他们的反应。两人得题后各自运思。苏辙对某一题意有些疑虑,偷偷指著题目请示哥哥,苏轼也不答话,拿笔倒敲矮桌暗示语出《管子注》,苏辙疑而未决;又指著下一题,苏轼用笔把题目勾去,马上拟作文章。出来交卷给张方平,张方平读了他的文章更为欣喜,而勾去的一题,并无出处,乃是他故意要测试这对兄弟才学的陷阱。第二天,张方平见了苏洵,告诉他说:「两位公子都是天才。大的聪明机敏,特别教人喜爱;但弟弟谨慎持重,成就可能会超过哥哥。」

  我想,张方平说的成就,当是仕途上的成就。拿笔倒敲矮桌??两兄弟作弊都高人一等!

  苏东坡不仅是文学大家,还深谙养生之道。他的长寿秘诀是“一曰无事以当贵,二曰早寝以当富,三曰安步以当车,四曰晚食以当肉”的“四味药”。

  “无事以当贵”,是指不要把功名利禄、荣辱过失考虑得太多,如能在情志上任性逍遥,随遇而安,无事以求,这比大贵更能使人终其天年。

  “早寝以当富”,指穿好吃好,财货充足,并非就能使你长寿,惟有养成良好起居习惯,尤其是早睡早起,对老人来说,比获得任何财物更加富贵。

  “安步以当车”,指人莫过于贪图安逸,肢体不劳,而应多以步行来代替骑马乘车,多运动才能强健肢体,通畅气血。

  “晚食以当肉”,意思是,应该用已饥方食、未饱先止来代替对美肉佳肴的贪吃无厌。他还进一步解释说,饿了以后才进食,虽然是粗茶淡饭,但其香甜可口胜过山珍海味;如果饱了还要勉强吃,即使用牛羊等美肉制作的佳肴摆在面前也难以下咽。

  它是苏轼写给朋友的一首诗:苏轼的好友张先,年逾80,娶一18岁美貌少女为妾。苏轼遂作诗曰“十八新娘八十郎,苍苍白发对红妆。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梨花是白色的,而海棠鲜红娇嫩,暗指一个白发老者娶一少女为妻。其中“压”字用得巧妙暧昧。30、苏东坡有个和尚好友-佛印,此僧好吃且荤素不忘。每次东坡请客、设宴,他都不请自来。有一天晚上,东坡邀请黄庭坚泠舟游西湖,备了许多酒菜,特地相躲开佛印和尚,故没有声张,二人悄悄上了船,等船离了岸,东坡笑着对黄庭坚说:

  “每次聚会,佛印总是不请自来,大吃大喝,今晚我们总算躲开了他,到湖中喝酒吟诗,玩个痛快!”

  谁知佛印和尚事先得到消息,早一步上了苏黄二人所租的游船,躲进船舱板底,藏了起来。

  东坡的游船悠悠荡荡,来到了湖中,二人兴致正浓,东坡提议道:“佛印不来,我们清静多了,如此良辰美景,我们来行酒令,如何?”

  “这回酒令,定个规矩,要说四句,前二句要写眼前景,后二句要用经书上的线;来’,后二句要用哉’字结束。”

  黄庭坚望着满湖莲萍,接着行令道:“莲萍拨开,游鱼出来;得其所哉!得其所哉!”

  这时,躲在船舱皮底的佛印,闻着酒饭香味忍不住,就推开船舱板,跳了上来,行令道:“船舱拨开,佛印出来,愁煞人哉!愁煞人哉!”

  苏黄二人看见有人推开船板跳了出来,以为是坏人,及至看清是佛印和尚,又听得他行的酒令,忍不仕哈哈大笑,东坡走过来拉佛印喝酒,说道:“你藏得好,酒令也行得妙,想不到到了湖上还躲不开你。好吧!喝酒吧!”

  他们三人一块赏月游湖,吟诗喝酒,尤其是佛印和,尚又逮到机会,大块朵颐一番!

  有一天,东坡到金山寺游览,寺内主持趋炎附势,鄙视平头百姓,东坡看右眼里,心中不悦。后来主持得佑来客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,立即笑脸奉承,临走时,再三请东坡题副对联。苏东坡若有所思,便提笔写道:

  主持洋洋大喜,忙叫小和尚高高挂在佛堂内。一天,有个书生进,看了佛堂这副对联,掩人而笑,直朝庙僧瞧去,主持见他举止有异,便问他:“你笑什么?”

  主持对着对联,琢磨半晌,终于看出名堂了,又羞又愤,满脸通红,忙叫小和尚把对联取下来。

  有一次苏轼和陈季常聊天,陈怕老婆,结果他老婆突然一声大喊呼唤陈,陈年纪大了,拄了个拐杖,被老婆吓住了,然后苏轼就写了这个嘲讽32、狗啃河上(和尚)骨,水流东坡诗(尸)

  一天傍晚,东坡与好友佛印和尚泛舟江上。时值深秋,金风飒飒,水波粼粼,大江两岸,景色迷人。饮酒间,佛印向东坡索句。苏东坡向岸上看了看,用手一指,笑而不说。佛印望去,只见岸上有条大黄狗正狼吞虎咽地啃吃骨头。佛印知道苏东坡在开玩笑,就呵呵一笑,把手中题有苏东坡诗句的折扇抛入水中。两人心照不宣,抚掌大笑。原来他们是作了一副双关哑联。

  闲来无事,苏轼去金山寺拜访佛印大师,没料到大师不在,一个小沙弥来开门。苏轼傲声道:“秃驴何在?。”小沙弥淡定的一指远方,答道:“东坡吃草!”

  苏轼婚后不久,应邀去刘贡父家作客,才到那里,仆人就赶来请他马上回去,说夫人有急事。刘贡父有心讽刺,吟道:“幸早里(杏、枣、李),且从容(苁蓉为一味中药)。”这句里含三种果名,一种药名。苏轼头也不回,蹬上马鞍就走,边走边说:“奈这事(柰,苹果之属、蔗、柿)须当归(当归为中药名)。”东坡居士的才思实在令人拜服。

  35、苏轼和王弗结缘有这样一个轶事,说当时王爸爸修了一个鱼池,这个鱼池很神奇,可以将鱼出水面,王爸爸就找来一帮文人青年才俊,一是帮鱼池取名,二是帮女儿找对象,苏轼想了个唤鱼池 ,而王弗想的也是,两人不谋而合,于是···

  36、据《东坡志林》载 苏轼一次游庐山,得《庐山记》一书,中载李白和徐凝诗,那徐诗想来极差,(其实“今古长如白练飞,一条界破青山色”,历史上评价很高)不堪入目,以至苏学士一时火起,作绝句一首云:“帝遣银河一派垂,古来惟有谪仙辞。飞流溅沫知多少,不与徐凝洗恶诗。”——徐凝就是那个写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”的。37、据《东坡志林》载 :有一天,苏东坡灵感来了,写了一首五言诗偈: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;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他自感得意,认为这首颇具修持工夫的创作,如果让佛印禅师看到,一定会自叹不如,就赶紧派书僮过江,专程送给佛印禅师去欣赏印证。谁知佛印看后,一笑,略一沉吟,只批了两个字,便交给书僮原封带回。苏东坡在期待中接回“佳音”,总以为禅师会赞叹一番,急忙打开一看,只见上写“放屁”两个大字。

  苏东坡受不住这一着,随即备船过江,亲自到金山寺去找佛印禅师兴师问罪。直奔西山寺,却见禅堂禁闭,门上贴一张纸条,写的是“八风吹不动,一屁打过江”。苏东坡到此才恍然大悟,惭愧不已!

  41、说苏东坡走路时,不慎踢了几个街头小顽童垒的石块。顽童拉住评理,东坡只得告罪,说自己正在想对联,没有看路。顽童便说,你会对联,我们出个对子让你对:“踢开磊成三块石”。苏东坡一时语塞,便以急事为由,许明日来答。回家后,苏小妹见其来回踱步,面有难色,便问缘由。听后应声而答:“剪断出云两重山”。苏东坡隔日见顽童以此答之,却被顽童识破,说:此联女人所答,“剪”字露出破绽。

  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也是个出名的才女,两人常对诗对联取乐。相传苏小妹是门楼头,即前额突出。苏东坡就说:

  总之,兄妹俩谁也不让谁,在善意的嘲讽中却是乐趣无穷,相处甚好43、坐!请坐!请上坐!

  这天,苏东坡乔妆秀才,带一家奴,前去游览江南风景圣地莫干山,见一座道观,便和随从一起进去讨杯茶喝。道观主持道人见他衣着简朴,以为是个落第秀才,冷淡地说:“坐”,回头对道童说了声“茶!”后来见他脱口珠玑,谈吐不凡,料定有些来历。老道立刻换了一副面孔。说声“请坐”,又叫道童“敬茶”。坐了一会儿,老道借沏茶之机,悄悄地向仆人打问,才知道是大名鼎鼎的苏大学士、杭州剌史老爷到了,马上把苏东坡引至客厅,毕恭毕敬地说:“请上座”,并回头吩咐道童“敬香茶!”苏东坡心想,出家人尚且如此世故,难怪世上人情淡如水。不觉暗暗发笑。

  老道人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时机,便请苏东坡留墨题词。苏东坡就把眼前发生的事实经过,写了一副对联:

  这副对联,诙谐有趣,把老道以衣帽取人,十分世故的形态和嘴脸,勾画得维妙维肖。老道人见联自知失礼,满面羞愧。

  有一年冬天,苏东坡和他父亲苏洵、弟苏子由同去嘉兴游湖。转到真如寺,天下起鹅毛大雪。苏东坡手指天井里的积雪说:“何不煮雪泡茶?”于是便吩咐寺内和尚备炉煮雪,待雪水煮沸,泡上谷雨前茶,父子三人品茶赏雪。苏子由提议,请父亲作对。苏洵当仁不让,做了一副对子云:

  虽然这对联极为平常,但身为杭州剌史的苏东坡能心想“丰年”、“国泰”与“民安”,也该说难能可贵了。

  原来是个落第秀才知道东坡煮雪泡茶,前来凑趣。三苏邀秀才喝茶,并赠以银两。那秀才感激地作了一句诗:

  下句未对出,后人都称此为东坡亭了。大约过了几百年,光绪年间才有人对出下联:

  因为西冷印社就在“西湖边”,西冷是否一人,未作考究。算是一“得对”吧。55、苏门书香

  一日,苏洵来到后花园内,只见山石间流过一泓淙淙碧水,微风中送来阵阵花香。红日西下,绿树掩映,一弯新月挂在半天之上。这位老先生顿时诗兴大发,忙唤来苏轼和小妹,三人拂石而坐,苏洵说道:“如此佳境,不可无诗。如今老夫拈出冷’、香’二字,我们各自吟出两句诗来,且要将此二字依次作为上下句的末字,吾儿以为如何?”

  苏轼一向以诗词著称,听了父亲的诗句,以为过平过俗,不以为佳。谁知正当他沉吟之际,调皮的小妹却开口道:“兄长平日作诗,思路何等敏捷,想当初嘲弄小妹额角长得高,那未出庭前三五步,额头先到画堂前’的诗句,得来何等迅速,今日缘何思路闭塞?”

  这苏小妹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无不精妙,听了父兄的诗句,两相比较,觉得还是哥哥的略高一筹。心中寻思道:“长兄的诗句好则好,但嫌欠雅。”小妹略加沉思,恰好远处传来杜鹃的啼鸣,她闻声生情,也信口因此两句诗来:

  苏东坡被贬岭南为官,一日无事游山,只见一个小和尚跪在庙门口眼泪汪汪,十分奇怪,忙问小和尚因何如此?小和尚哭诉道,因为他在点灯时不小心将灯盏碰翻在地,打碎了。老和尚不但打了他,还罚跪庙门口三日。苏东坡一听很气愤,便走入庙内去见方丈。

  庙中的方丈一听说是当朝才子苏学士来访,喜出望外。苏东坡一进庙门,那老和尚就百般奉承,死乞白赖地央求苏东坡留个手迹。

  苏东坡对这个方丈十分憎恶,但为了使庙门口那个小和尚不再受苦,他答应了老和尚的请求,说:“写字可以,但必须请庙门口那个跪着的小和尚前来为我磨墨展纸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